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意味着水电行业将迎来又一次建设高峰期

作者:e胜博官网 发布日期:2021-02-03 21:32



  从习总书记今年9月22日明确提出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开始,我国已经为如何减少碳排放着手重整能源结构。煤电被减少和压缩,清洁能源增量发展已成定局。但如果想弥补减少的火电装机,或许只有核电、水电才能实现大规模的电源替代。

  我国核电尚未完成“十三五”规划的发展目标,寄希望于核电不如将筹码压在水电上。虽然我国大型水电站建设资源几乎消耗得差不多了,但在我国西藏地区还有一条国内最长的高原河流待开发。这条河就是蕴含水能仅次于长江的雅鲁藏布江。这条江上拐弯处有世界上最深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其天然形成的势能落差,或许是建设大型水电站的最佳地点。

  日前,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其中第19条有这样的陈述:“实施川藏铁路、西部陆海新通道、国家水网、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星际探测、北斗产业化等重大工程,推进重大科研设施、重大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公共卫生应急保障、重大引调水、防洪减灾、送电输气、沿边沿江沿海交通等一批强基础、增功能、利长远的重大项目建设。”此举表明我国要将尘封已久的西藏地区水电开发提上日程。

  “党中央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明确提出实施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这在中是史无前例的,写得很清楚的一点是实施。对于水电行业来讲,这是一次历史性机遇。”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晏志勇11月26日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成立40周年纪念大会上说。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已在规划探索,意味着水电行业将迎来又一次建设高峰期。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西藏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在2亿多千瓦左右,其中,雅鲁藏布江流域下游的大峡谷地区更是“世界水能富集之最”。但西藏现有水电开发利用率只有1%,由此可见,该地区的水电开发空间非常大。

  根据资料显示: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入口的派区海拔2900多米至墨脱背崩河段海拔680米,长度约250公里,落差达2200多米。如果开凿派区至墨脱的引水隧洞后,可引用近2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经测算,这里汇集了近7000万千瓦的技术可开发资源,其规模甚至超过3个三峡电站。

  这还不是雅鲁藏布江水能资源的全部。雅鲁藏布江在中国境内长2057公里,年径流量约1395亿立方米,包括“大拐弯”处的水能,雅鲁藏布江干流水能理论蕴藏量近8000万千瓦。且雅鲁藏布江支流众多,其中集水面积大于2000平方公里的有14条。此外,该流域还具有枯水期水量较大而较稳定、悬移质泥沙含量少等适宜水电发展等诸多优势。

  雅鲁藏布江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有悠久的历史,西藏和平解放后,在水利部和其他省市的大力支援和帮助下,已建成各类供水工程一万多处,其中以满拉水利枢纽水利工程、藏木水电站为代表。据了解,藏木水电站是雅鲁藏布江干流上规划建设的第一座水电站。电站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

  满拉水利枢纽位于雅鲁藏布江支流年楚河上,它的建成使拉萨、日喀则、山南两地一市连成藏中电网,从根本上解决日喀则地区的用电问题。但这远远不够,因为国内经济的发展和电力消费增长的需求,需要在电能替代上做好布局,加大雅鲁藏布江流域水电开发力度就是最好的选择。

  以前受限于经济和技术等因素,无法在雅鲁藏布江流域推进相关的水电工程建设。如今最重要的两大限制因素已成为历史。开发这座高原上的水资源宝库,究竟还有什么其他阻碍?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2001年,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自然保护区,以保护大峡谷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而自然资源保护区能否修建水电站依然是个难解的问题。我国出台《自然资源保护区条例》中给自然资源保护区进行了层级划分,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三个部分。对于核心区的管理及其严格,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进入核心区都是违法的,即使是建设水电站之前的调研工作也可能受到影响。

  此外,国家能源局在2019年曾经出台了《促进小水电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文件明确提出:在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文化自然遗产、地质公园、森林公园、珍稀特有鱼类集中产卵场以及其它具有特殊保护价值的地区不开发小水电;在国家主体功能区、生态功能区中规定的禁止开发区,禁止开发小水电;在重要生态功能区和生态脆弱区,限制开发小水电。开发程度较高的东、中部地区原则上不再开发中小水电。弃水严重的地区,应暂停小水电开发。

  在自然保护区小水电开发都被限制,那么大水电开发又能否进行得下去?此前有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内的壶瓶山自然保护区开发水电项目因为触及生态红线被叫停。国际能源网记者获悉,壶瓶山13家小水电需按“三个一批”原则实施整治:立即退出4家、限期退出1家、生态改造6家。

  此前在雅鲁藏布江上的藏木水电站也曾遭遇过环境问题,曾经在雅鲁藏布江进行过多次考察和漂流的学者杨勇表示,藏木水电站虽然库容不大,但蓄水后还是会对加查峡谷以及下游的生态带来一定的影响。

  原来这是因为加查至米林这段属于干热河谷,土地沙漠化,林芝的沙洲也比较多。每年秋冬季,这些地区都会出现沙尘、沙化的现象,水电站修建后,水文变化必然对当地沙化现象产生进一步的影响。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作为生态保护区,建设水电站是否会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藏木水电站因其规模小,且地处人烟稀少地区,因此对生态影响相对较小,但如果按照雅鲁藏布江梯级开发的规划,将来势必有更大规模的水电站出现在雅鲁藏布江上,这就有可能会破坏掉当地脆弱的生态系统。环保部门能否为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水电建设做好评估等一系列问题都是横亘在该地区水电大开发的障碍。

  除了环境因素制约,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另一个难题就是中国和印度对这里修建水电站的可行性是存在分歧的。雅鲁藏布江是一条国际河流,除了我国境内的一段河流之外,还流经印度、孟加拉国。中国想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资源,印度首先站出来反对,指责中国“不讲武德”。

  印度媒体最新的一则报道显示:在中国敲定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资源决策后,一名印度国防部高级官员撰文表示了强烈反对的意见,认为这是利用水利工程来加以要挟来获得军事上的优势。一名印度政治和社会学教授也在《印度快报》发文呼吁各国都停止在雅鲁藏布江的水利建设。

  实际上早在10多年前印度就炒作过要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建水坝,并将其作为“南水北调”重要工程。时任印度总理辛格2008年访问中国时据称曾向中国提出过这一问题。不过,2009年5月25日中国水利部前部长汪恕诚在北京表示:“中国政府没有计划从雅鲁藏布江调水进入黄河”。

  其实,“不讲武德”的原本是印度。当印度得知中国计划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设大型水坝和水电站时,该国就决定加快利用雅鲁藏布江的步伐。印度决定必须加快在雅鲁藏布江流域修建水电站以此争夺“下游河岸权”,为的是在其与中国就雅鲁藏布江水资源分配进行谈判时,拥有份量十足的筹码。

  《印度时报》2012年1 月报道指出,印度国家火电公司(NTPC)已完成在中国藏南地区(印控的“阿鲁纳恰尔邦”)的雅鲁藏布江建造大型水电站的预可行性研究报告,该水电站设计装机容量将达到975万千瓦,建成后将成为仅次于三峡水电的亚洲第二大水电站。

  印度人甚至认为中国这是要给雅鲁藏布江改道,下游的印度人将从此和布拉马普特拉河说再见。面对众多的流言蜚语,我国外交部门在当时就已经充分和印度方面进行了沟通和解释,称这些水电站本身并不具备调蓄能力,且在规划之初就已经充分考虑到对上下游的影响,对印度用水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明确表示,中方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持负责任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会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而且长期以来,中方从中印友好大局和人道主义精神出发,在向印方提供有关河流汛期水文资料和应急事件处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下游的防洪减灾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印度一方一直揪住这个问题不放,中国要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资源,印度一方很可能会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手段进行阻止,如何摆平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资源之前需要提前做好的准备工作之一。

  虽然我国迫切需要开发清洁能源来实现对煤电的替代,但开发雅鲁藏布江水电依然不能操之过急。除了环境问题、国际关系问题之外,我们仍需要考虑水电外送通道的问题。因为西藏地区经济欠发达,当地用电需求不高,此前我国西部地区开发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的过程中一直存在不同程度的弃风、弃光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原因是,在西部地区尚未建成足以将其远距离输送出来的特高压外送通道。

  在西藏地区开发水电项目,尤其是像雅鲁藏布江这样的水能资源超过3个三峡的大型水电站一旦建成,其所发电量要无法通过特高压外送到我国东南沿海用电需求大的区域,其形成的弃水电量将是一笔令人震惊的浪费。

  此前的白鹤滩水电站配套修建了几条特高压输电来解决消纳问题,雅鲁藏布江水电站如果确定开发,需要同步规划外送特高压项目建设,否则仅仅是单独对水电项目立项和规划,后续外送通道滞后发展,会给我国能源综合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晏志勇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成立40周年纪念大会上指出:雅鲁藏布江下游近6000万千瓦水电的开发,每年可提供近3000亿度清洁、可再生、零碳的电力。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可以为我国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发挥绝对巨大的作用。

  晏志勇分析道:“项目建成后,预计每年可以为西藏自治区形成200亿元以上的财政收入,再加上水电站开发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拉动作用等,给西藏自治区的发展必将带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水电站的开发,电网通了、公路通了,我国与南亚的合作也将更加通畅。我们作为建设施工企业,要抓落实。”

  我们国家已经将雅鲁藏布江水电建设提上“十四五”规划日程,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妥善解决在该地区水电站项目建设的各项问题,为我国新一轮的能源转型做好准备。

e胜博官网